首页 > 文旅 > 正文

一只粉兔子的历史回溯

2020年12月05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柳莺 

《元首偷了粉兔子》这一电影标题,乍看之下会让人立马想起今年获得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的《乔乔兔的异想世界》。

《元首偷了粉兔子》这一电影标题,乍看之下会让人立马想起今年获得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的《乔乔兔的异想世界》。两部影片都从儿童的视角出发,审视二战历史对人性毁灭性的打击,并都巧合地和“兔子”扯上了关系。然而,《乔乔兔的异想世界》站在虚构和幻想的角度,被包裹在好莱坞娱乐、戏说的传统中,是一次对历史稍显轻浮的解构。而《元首偷了粉兔子》尽管并无血泪控诉,却从另一个维度真实地展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欧洲犹太人的颠沛流离。

影片的故事线围绕着小女孩安娜和她的一家展开。安娜的父母是犹太高级知识分子,父亲作为知名的剧评家,用笔杆针砭时事,因而也成为纳粹分子痛恨的对象。影片自1933年柏林起始。彼时德国大选悄然逼近,希特勒是否会最终掌权成为悬在所有犹太人心头的一柄利剑。安娜的父亲收到可靠的内部消息,连夜让家人收拾行李,准备在黑暗降临之前逃离德国。于是,一双儿女和母亲一起,不得不放弃在柏林优渥的生活,辗转前往瑞士、法国,最终踏上开往英国的客船。

尽管一路追随安娜一家的逃亡,影片的基调却是明亮、轻快的。这当然与故事主人公们的社会阶级相关——身处文化领域顶峰,又深受市场爱戴的父亲总能够从社交圈中打听到政治风向蛛丝马迹的变化,因而也能比普通人进行更为充分的准备,每次都赶早一步,在危险降临前将家人安置到安全的城市。另一方面,导演也有意规避正面展现环境险恶的机会,尽量贴近孩童对于时代的感知,营造纯粹和真挚的氛围。影片中,身居瑞士乡村的安娜在碧翠的山间散步,而她的父亲则在山坡上与同仁边抽烟边探讨着当前德国的局势,纳粹对于知识分子及犹太人的迫害,在孩童眼中是多么遥远的话题。受到父母尽心保护的小女孩,在流亡的过程中迎来自己的十岁生日。面对日渐窘迫的生活环境,她并非完全的懵懂无知,但在一个女孩的眼里,父亲是否能够发表自己的文章不甚重要,重要的是她那只留在柏林的粉色兔子玩具什么时候能够来到她的身边。希特勒如同童话故事中偷走小动物的大反派,阻止一切美好事情的发生。

《元首偷了粉兔子》改编于犹太裔英国作家朱迪斯·克尔创作的同名儿童小说,故事中的主人公正是朱迪斯本人。她和安娜一样,经历了童年的颠沛,辗转随父母来到英国,后成为一位影响力深远的童书作家与插画家。2019年她以95岁高龄在英国逝世,这部电影的诞生也是人们对于她的一次缅怀。

尽管再也没有和自己的粉兔子相聚,比起自己的同胞,朱迪斯(亦或者说是安娜)一家的际遇已经可谓相当幸运,他们没有经受集中营的折磨,奔波途中也总是受到当地人友善的接待。尤其是安娜一家初逃至瑞士的一段,中立国丰沛的物资和安居的生活,和紧急状态下的德国形成截然的对比。这一点,茨威格在其《昨日的世界》中也有记载,毕竟战争不是同时在所有国家爆发,也总有一些场域能够置身硝烟之外,短暂地为疲惫的人们提供一处宁静的栖居地。电影尊重这一历史事实,并未对苦情进行大肆渲染。带着孩童纯真的视角,每次令人心碎的告别,也都转换成一句轻轻的“再见”。《元首偷了粉兔子》对战争的如此处理,难免会有人觉得过于轻巧,甚至粉饰太平。但至少,人物原型的存在就已经有力地说明了故事本身的真实性,战争有其硝烟弥漫的一面,也有其对平民日常生活潜移默化改变的一面,用温柔对待残酷,也不失为回溯历史的一种手段和态度。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乐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