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北京市“十四五”規劃建議出爐:率先探索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有效路徑

2020年12月08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王峰 

中共北京市委近日印發《關于制定北京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下稱《建議》)。

中共北京市委近日印發《關于制定北京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下稱《建議》)。

《建議》指出,到二〇三五年,我國將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北京要走在全國前列,率先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努力建設好偉大社會主義祖國的首都、邁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大國首都、國際一流的和諧宜居之都。

對于“十四五”時期北京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目標,《建議》提出了首都功能、京津冀協同發展水平、經濟發展質量效益、生態文明、民生福祉、首都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六個方面的明顯提升。

副中心每年保持千億以上投資強度

12月7日,中國人民大學黨委書記、首都發展與戰略研究院院長靳諾在《北京日報》撰文指出,從功能維度上看,首都發展重點是推進“四個中心”建設,疏解非首都功能,做好“四個服務”。

“四個中心”,是指北京作為全國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新中心。“四個服務”,也就是為中央黨、政、軍領導機關的工作服務,為國家的國際交往服務,為科技和教育發展服務,為改善人民群眾生活服務。

《建議》指出,嚴格落實首都功能核心區控制性詳細規劃。結合功能疏解、搬遷騰退,推進老城重組,優化核心區功能布局,營造安全、高效、有序的政務環境。持續降低首都功能核心區人口、建筑、商業、旅游“四個密度”。

“對于北京市的老城區,要結合疏解整治,解決拆墻打洞、違法建設等歷史遺留問題,對于城市副中心,則應不走老路,避免出現老城區的城市病問題。”首都經濟貿易大學特大城市經濟社會發展研究院常務副院長蔣三庚告訴記者。

“疏解整治固然重要,便民尤其是社區商業等配套設施一定要得到保障,要按照世界級宜居城市的標準進行規劃,且充分考慮民生。”蔣三庚說。

《建議》也指出,持續開展疏解整治促提升專項行動,有序疏解一般制造業企業、區域性專業市場和物流中心,保留一定重要應急物資和城市生活必需品生產能力。

《建議》指出,嚴格落實首都功能核心區控制性詳細規劃。-視覺中國

疏解非首都功能是深入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的“牛鼻子”。雄安新區多次出現在《建議》中,包括“主動配合支持部分央屬市屬資源向河北雄安新區等地疏解轉移”,“堅持把支持河北雄安新區建設作為分內之事,建成‘三校一院’交鑰匙項目,共同推進河北雄安新區中關村科技園規劃建設,推動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領域合作”。

《建議》還提出高水平規劃建設城市副中心。堅持一年一個節點,每年保持千億以上投資強度,全市各方面資源優先向城市副中心投放。建成行政辦公區二期,實現第二批市屬行政事業單位遷入,帶動更多功能和人口轉移。

在12月4日中共北京市委新聞發布會上,北京市發改委主任談緒祥稱,要推動產業高質量發展,將城市副中心打造為發展高地。大力建設運河商務區、文化旅游區、臺馬科技板塊和中關村通州園等片區,辦好網絡安全產業園,打造高端商務、文化旅游、數字信息等千億級產業集群。吸引一批符合城市副中心功能定位的重大產業項目,承接央企、市屬國企等優質資源落地。

靳諾認為,首都發展要在區域協同發展中考慮自身發展,實現自身發展,無論是非首都功能疏解,還是世界級城市群建立,都需要處理好自身發展與協同發展的關系。

建設全球數字經濟標桿城市

《建議》提出加快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制定實施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戰略行動計劃,建設科技北京。

辦好國家實驗室,加快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建設,推進在京國家重點實驗室體系重組,推動國家級產業創新中心、技術創新中心等布局建設,形成國家戰略科技力量。

支持量子、腦科學、人工智能、區塊鏈、納米能源、應用數學、干細胞與再生醫學等領域新型研發機構發展,統籌布局“從0到1”基礎研究和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提高科技創新能力和水平。

聚焦高端芯片、基礎元器件、關鍵設備、新材料等短板,完善部市合作、央地協同機制,集中力量突破一批“卡脖子”技術。

“科技北京戰略,意味著北京要進一步堅持科技創新在經濟發展中的核心地位,加大為國家科技創新的服務力度。北京是全國重要的科技創新中心,有大量國家級科技創新機構、知名學府和創新型企業,在國家科技創新戰略中要責無旁貸地發揮急先鋒和排頭兵的作用。”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馬亮說。

馬亮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為此,北京要進一步營造科技人才和團隊創新的優越環境,打破科技創新所面臨的體制機制障礙,使企業真正成為科技創新的生力軍。

《建議》也提出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促進各類創新要素向企業集聚。鼓勵企業加大研發投入,有效落實對企業投入基礎研究等方面的稅收優惠,支持企業牽頭組建創新聯合體。積極培育硬科技獨角獸企業、隱形冠軍企業。

“疫情期間,政府提供的增值稅免稅,同時考慮到相應進項稅轉出的影響,僅僅在今年第二季度就讓公司增加了8880萬元收益。作為科技公司,我們還享受到一些稅收優惠,所以實際稅率在12%至15%左右。”北京一家互聯網科技初創公司財務負責人告訴記者。

今年第二季度,這家公司的研發費用達到1.4億元,同比增長240.4%,今年第三季度更是達到2.2億元,同比增長286%。

科技創新將助力數字經濟發展。《建議》提出,實施促進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行動綱要,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數字產業集群,建設全球數字經濟標桿城市。

深入實施北京大數據行動計劃,加緊布局5G、大數據平臺、車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推動傳統基礎設施數字化賦能改造。鼓勵線上教育、在線醫療、遠程辦公、云上會展等新業態發展。

《建議》還提出,加快數字社會、數字政府建設,提升公共服務、社會治理等數字化智能化水平。健全數字領域法規與政策體系,完善數據共享規則和標準體系,培育數據交易市場,組建大數據交易所,促進數據資源高效有序流動和深度開發利用。推動政務數據分級分類、安全有序開放,保障數據安全。

“政府部門積累了海量數據,但是這些大數據能否通過適當渠道和方式進行公開和可視化,讓更多的民眾、企業和學術機構利用這些數據進行商用、民用和研究,是未來應該考慮的重要課題。”馬亮說。

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

臨近歲末,北京消費市場開啟了新一輪狂歡。12月5日,“北京消費季——迎春消費月”啟動,將開展六個板塊約300項活動,推動多領域促消費聯動,擴大品質消費供給。

《建議》也指出,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增加消費有效供給,推動消費向體驗化、品質化和數字化方向提檔升級,大力建設國際消費中心城市。

培育做優平臺企業,鼓勵消費新業態新模式發展,加強線上線下消費融合。增加健康、養老、文化、體育、旅游等服務消費供給。推進傳統商圈改造,打造一批購物小鎮,提升特色商業街區品質。繁榮夜間經濟。積極發展首店經濟,布局免稅店,促進境外消費回流。擴大入境旅游。

首店經濟是城市消費的新概念。“首店經濟”中的“首店”,指的是在行業里有代表性的品牌或新的潮牌在某個地區首次開設門店,例如全球首店、中國首店、區域首店、行業首店、體驗首店、創新首店等,或是已入駐的品牌設立創新模式的概念店等。

據中商數據統計,僅2019年上半年,中國30個主要城市就引進2000多家首店,其中包括336家全國首店及大陸首店;首店最密集的三大城市是上海、北京和成都,分別引入498家、328家和237家。

2020年雖然商業遭受疫情重創,但據不完全統計,今年上半年新開全國首店106家,遍布14座城市。其中,多為品牌全球首店、品牌首家線下門店、品牌新概念店等。

西南財經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吳垠認為,首店在當前消費環境下屬于稀缺資源,在消費者心中能形成獨特影響力。通過引入首店,能帶動新的消費增長點,實現消費結構升級和城市功能轉型。

更重要的是,吳垠認為,引入首店經濟模式,是對啟動消費的關鍵創新節點這個問題展開的探索,這是凸顯中國在“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關鍵地位的創新舉措。沒有啟動關鍵創新節點消費這一“引線”,僅僅是圍繞傳統消費上規模,效果將非常有限,更難以達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目標。

在新發展階段,北京的經濟社會發展面臨著新形勢。《建議》對此有清晰的認識,其中指出,我國經濟長期向好,市場空間廣闊,發展韌性強勁,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加快構建,為首都新發展提供了最可靠的依托。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乐体育下载